你的位置:中國名片 > 藝術名苑 > 正文

泥塑百態 指尖傳承

來源:未知 時間:2021-12-21 15:09 瀏覽量:

泥塑百態 指尖傳承 



從遠古神話傳說中的女媧摶土造人,到紅山文化牛梁河神廟女神像,神用泥巴做了人,人用泥巴塑了神;從先秦時期的奴隸泥俑、秦漢出土的各種陶俑、隋唐以后的寺院塑像,到宋元明清以來各式各樣的民間泥塑,無不顯露著雕塑的神工與色彩的光輝……五千年來,中國泥塑藝術積厚流光、異彩紛呈,高手輩出、代代相傳。

內蒙古自治區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項目武家泥塑,是我國泥塑藝術汪洋中的一朵浪花,在悠悠歲月長河中散發出迷人的熠熠光彩。

匠心傳承300余年

惟妙惟肖的泥娃娃、呼之欲出的飛禽走獸、體現國粹精華的臉譜,這些用泥巴摶練而成的藝術作品,精致工巧、神韻兼備,它們是時光的載體,是情懷的傳承。這些作品均出自武家泥塑自治區級傳承人武文勝之手。

今年54歲的武文勝,生長在呼和浩特市和林格爾縣舍必崖鄉西廠圪洞村,是武家泥塑的第7代傳承人。說起武家泥塑的歷史淵源,武文勝臉上洋溢著自豪和滿足的笑容,“我們已經傳承了300多年了!”說著,武文勝向記者展示起使用了300多年的泥塑模具,模具也是用膠泥制作而成,上面深淺不一的裂痕和反復粘貼修補的膠布訴說著歲月的滄桑。

武家祖籍山西忻州,乾隆初年走西口來到和林格爾縣從事農業生產及畫匠職業,農閑時,憑借其畫、油、泥塑、裱等手藝走村串戶維持生計。獨具慧眼的武家祖輩發現泥娃娃頗受歡迎,于是融合了晉蒙兩地的民俗文化,專攻捏泥人,出售供兒童玩耍,由此形成了風格鮮明的武家泥塑。

“上世紀三四十年代,武家泥塑的藝術造詣達到了頂峰,在土默川至大后山一帶名氣很大,創作的古裝人物作品‘桃園三結義’‘白蛇傳’‘八洞神仙’等,有很高的觀賞性。”武文勝告訴記者,泥娃娃、小動物、“扳不倒”不倒翁等則是孩子們愛不釋手的玩具。

在武文勝的記憶里,他的爺爺、大伯都精通泥塑,而他8歲起就與泥結緣。對于武文勝來說,泥塑不僅是家傳的手藝,更是他心靈的一個寄托。武文勝患有先天性脊柱裂,導致下肢癱瘓,當時家里沒錢為他治病,他只能用雙手爬行。由于行動不便,武文勝只能看著同齡的孩子背起書包去上學,孤寂的歲月里,只有泥塑與他相伴。在大伯的指導下,武文勝的手藝越來越好,做的泥娃娃、小動物栩栩如生。

15歲那年,武文勝聽到殘疾人張海迪堅強面對生活的事跡后,被深深打動,他決定自食其力,在村里開起小超市養活自己。閑暇時間,武文勝就制作泥塑作品。2005年前后,和林縣文化館的工作人員發現當地廟會上的泥娃娃制作工藝精湛,賞心悅目,得知是本地村民武文勝的作品后,決定為武家泥塑申報非物質文化遺產。2009年,武家泥塑入選自治區第二批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項目名錄。

貼近民俗和生活

小河溝里一團泥,匠人手里顯神韻。

一捧泥巴,在武文勝的手中,經過拉、搓、揉、捏、壓、接等工序后,便被賦予了生命,成了啃著蟠桃的孫猴子,長頸紅冠的仙鶴,憨態可掬的十二生肖,五顏六色的臉譜……這些泥塑作品無一不妙趣橫生、活靈活現。

武文勝40多年來扎根于民間藝術土壤,一雙巧手精心塑造,一腔惠心精彩呈現,貼近民俗和生活,將一團團普通的泥胚做成一件件精致的藝術品。

見到武文勝時,他正趴在炕上做泥塑,他一邊為泥塑上色,一邊介紹其制作工藝:“泥塑的制作需要經過選料、制泥、拓模、雕刻、洗胚、彩繪等工序,每一道工序都必須精心去做。不過最關鍵的還是選料,要選擇雨后河溝里沉淀下來的膠泥,不能有一顆沙礫,還得有一定筋度才行。”武文勝介紹,為了讓膠泥更柔韌,過去制泥時還要在泥里加入純麻紙?,F在麻紙不好找,就用蒲棒毛或者棉花來代替,按照一定比例加入水攪拌均勻,再放在一塊平滑的石頭上,用棍棒捶打,直到膠泥、蒲棒毛和水分充分融合,用布包好備用。

拓模時,先用搟面杖把泥巴搟成薄薄的泥坯,在模具里涂抹一層食用油,把泥坯放入模具壓制成型,用小刀將模邊緣的余泥割掉。胚型陰干后,還需洗胚,即涂上清水,用手在胚型上反復涂抹,將胚型上的裂紋抹光。

最后一步是彩繪,需要傳承人有精湛的畫功。傳神不傳神,表情占八分,武文勝邊畫邊說:“先畫衣服、紋路、頭發,最后也是最難的一步是開眉眼,稍有偏差,人物的精氣神就沒有了,弄不好前面的功夫就都白費了。”武文勝介紹,以前上色用水彩顏料,褪色較快且不易保存,如今改用丙烯顏料,色澤更加靚麗,保存時間也更久。泥塑對環境濕度的要求較高,為避免干裂和褪色,武文勝在徒弟黨立英的啟發下,增加了一道固色的工序。黨立英是一名美容美甲師,她發現美甲用的封層甲油膠涂在泥塑制品上會讓泥塑摸起來十分光滑,且發出清明透亮的光澤,十分好看。

仔細觀察武文勝的泥塑作品,色彩艷麗、造型古樸,具有濃濃的鄉土氣息。“泥塑用的就是最鄉土的泥,做的也是最貼近民俗和生活的東西,所以土一點才更有特色。”武文勝說。

傳統與時代接軌

“武師傅是村里的能人兒,微信玩兒得比我還溜。村里誰家接個電、連個網都愛找他。”武文勝的徒弟黨立英打趣師父。

出生于1980年的黨立英3年前在一次公益活動中認識了武文勝,兩人因為對泥塑的熱愛一見如故,黨立英十分敬重武文勝身殘志堅、自強不息的品格,拜入武文勝門下,她每有閑暇就會從呼市市區專程開車去拜訪武文勝,與師父切磋新技藝、交流新想法。

3年來,兩人將傳統的泥塑技藝與新時代接軌,創作了許多歌頌內蒙古、禮贊新時代的作品。武文勝和黨立英合作創作的草原題材作品中,有跪乳的羊羔、有草原上奔跑的牧羊犬、有飲馬的蒙古族姑娘……為慶祝建黨100周年,黨立英創作了《狼牙山五壯士》,精巧致密的泥塑細節和五壯士堅定悲壯的神情仿佛把觀者帶回到那個硝煙彌漫的時代。2020年,武文勝和黨立英熬了個通宵共同完成了抗疫題材作品《防疫站》,工作人員正在給一位三輪車司機測量體溫,一幅有條不紊、井然有序的疫情防控畫面躍然眼前。“這個作品就是我和師父根據看到的現實,想象著捏出來的,沒有照片參考。你看師父設計的這個三輪車,能走,能拐彎,它的車輪、車把都能轉。”黨立英看著這件泥塑作品像看著自己的孩子。

武文勝接著道:“泥塑藝術傳承我覺得要有兩條,一個要繼承現有的工藝,另一個要與時代同步,開發新產品。光想著傳承,不創新是不行的?,F在人們對手工藝品要求高,要做出能吸引流量的作品,才能讓泥塑文化更持久、更遠地傳播。”

武文勝和黨立英還在短視頻平臺開通了賬號,展示自己的作品,吸引了不少粉絲關注。呼和浩特海關離退休干部辦公室工作人員王紅濤看到武文勝和黨立英的泥塑作品視頻后,贊嘆道:“武家泥塑工藝精湛,具有很高的藝術價值,這樣的作品通過網絡傳播也為文化的融合發展做出了貢獻。”

采訪結束時,武文勝接到了一通電話,有一批小學生周末要來參觀武家泥塑,想看看能不能當作一門興趣課來學習。武文勝高興地說:“只要愿意來就是好事,需要我怎么準備盡管說。”

“我準備買一批陳列架,在村里建一個泥塑展覽館,讓大家重新拾起祖輩遺存的農耕文明記憶,讓更多的子孫后代記住和了解祖輩的生活。”武文勝目光堅定、滿懷豪情,宛如一個躊躇滿志的少年。


相關新聞
亚洲 中文 欧美 日韩 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