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儿辅食难点连连,婴儿幼儿儿辅助食品无行当

2019-11-27 08:33 来源:未知

婴幼儿辅食现在已成为家长们的必选食品,婴儿面条、婴幼儿米糊、婴幼儿饼干……在超市货架和电商平台上,包装精致的婴幼儿辅食产品琳琅满目,“身价”不菲。殊不知,这些原本应该营养价值更高、更适合孩子吃的辅食,却冒牌货横行,不仅部分被抽检产品营养元素不达标,甚至存在有害元素超标现象。

“全面二孩”政策自2016年1月1日起正式实施,据国家卫计委最近公布的生育意愿调查显示,超8成人想生二孩,2016-2021年中国婴幼儿辅食产业运行态势及投资战略研究报告预计到2017年会有1784万新生儿诞生,2018年则会有1808万,以后还会逐年递增。庞大的婴幼儿数预示着愈加丰富的市场需求,2016年将成为母婴市场的决战元年。 婴幼儿辅食是中国婴幼儿用品市场中份额最大的一块,以断奶期食品为主。当下,婴幼儿辅食已成为食品厂商争夺的一片蓝海。根据第三方数据,2006年-2013年,国内婴幼儿辅食市场规模从11亿元增长至60亿元,在2015年迈过了100亿元的交易高峰。随着二胎政策的放开和中产阶级崛起,整体市场容量有望达到800亿元左右。 对于婴幼儿配方食品的质量安全,新生儿家庭的父母或多或少都产生担忧。面对高增速和庞大的市场,婴幼儿辅食问题屡现。由于网络渠道的不可控性及商家误导等因素,网售婴幼儿辅食问题更为严重。 新京报记者近期调查发现,不少国内品牌和卖家以普通面条冒充配方辅食。而进口婴幼儿辅食也在9个月内被抽检出18个批次不合格产品,这些不合格产品极易通过海淘、代购等网络渠道进入国内市场,造成消费者维权困难。 目前国家针对婴幼儿辅食“配方”尚无明确标准,专家建议,家长在网购时切勿盲目购买,可在经过医学检查后有针对性地补充营养素。 国产“配方”杂乱 有效成分少 根据国标《婴幼儿谷类辅助食品》(GB10769-2010)的定义,婴幼儿谷类辅助食品是以一种或多种谷物为主要原料,添加适当的营养强化剂或其他辅料,经加工制成的适于6月龄以上婴儿和幼儿食用的辅助食品。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国标除对谷类辅食中的能量、蛋白质、脂肪、维生素A、维生素D、维生素B1及钙、铁、锌、钠成分有强制要求外,对于烟酸、维生素C等营养物质均表述为“可选择”,在营养素的种类要求上较婴幼儿配方奶粉“宽松”许多,且无年龄分段要求。 尽管如此,不少网售婴幼儿米粉品牌均模仿婴幼儿配方奶粉推出了“1段、2段、3段”及“全段”产品,而不同品牌的“配方”可谓五花八门。 英吉利天猫旗舰店所售450g罐装小米粉在包装外形上酷似婴幼儿奶粉,分为1-3段及全段,营养成分多达27种。不过仔细对比可以发现,其各段产品仅在钙、水苏糖、DHA等成分上有少量差异,其余营养物质含量几乎相同。 而同样分段的“泸州肥儿粉”,其1-3段罐装婴幼儿谷物辅食仅含有14种营养素;英氏天猫官方旗舰店则显示其钙铁锌米粉有18种营养素……各家辅食几乎均以添加各种营养素或食材为卖点,部分消费者表示难以鉴别。 然而,这些所谓的“卖点”实际添加量也较少。淘宝商家“皇家baby婴儿城”宣称,其所售贝亨3段贡米红枣核桃营养米粉精选新疆核桃、红枣,然而配料表却显示其贡米、红枣粉及核桃粉的添加量仅有6‰;商家“新概念母婴生活馆”所售“开心”系列营养米粉中,其淮山粉、薏米粉、胡萝卜粉、玉米粉、五谷粉的添加量仅为1%。 以一个婴儿平均每天食用50g米粉计算,通过上述贝亨3段米粉摄入的核桃及红枣仅分别为0.3g,还不足一颗普通核桃仁重量的1/10。 普通产品冒充婴幼儿辅食 新京报记者从食药监部门了解到,企业生产标称“婴幼儿辅食”的产品必须依法取得相应生产许可。不过市场情况显示,一些普通米粉、面条常蒙混在婴幼儿辅食中销售,由于网售平台往往不能展示全部产品包装细节,消费者难以判断,使得“冒充”现象更为严重。 在各平台搜索“婴幼儿辅食”可以发现,米粉、面条、饼干是最常见的三大品类,几乎所有商家都在搜索关键字中打上了“婴儿”、“辅食”、“宝宝”等字样。但记者随机查询了6种所谓的“婴儿面条”生产许可证号发现,无一为真正的婴幼儿辅食。 英吉利天猫旗舰店页面显示其所售营养面条生产许可证编号为QS311701030004,但食药监总局官网查询结果却显示,其产品仅为“普通挂面、花色挂面”。 记者以消费者身份咨询英吉利官方客服,对方称该款面条没有指定食用人群。不过,该产品在英吉利天猫、京东、1号店旗舰店的搜索关键字却显示为“婴儿面条”、“宝宝营养面条”等,其产品内包装明确标明“适宜6-36月龄婴幼儿”。 英氏天猫官方旗舰店宣称“关注0-3岁宝宝健康”,其所售“健恩营养面条”、“健恩婴幼儿营养面条”搜索关键字显示为“婴儿面条”、“儿童辅食”等字样,但其页面提供的生产许可证编号经查也为“普通挂面、花色挂面”。对此,英氏官方客服解释称,除其旗下“美食加”面条是按照婴幼儿食品标准生产的,其他面条均属于花式挂面,“但婴幼儿也可以食用”。 拥有类似问题的还有郑州万家食品公司在淘宝网所售的“谷妈咪宝宝均衡营养”系列面条、天猫诺达母婴专营店所售的韩滋骨汤小面片等。 这些普通挂面、花式挂面经卡通包装、宣传暗示等系列操作后,售价却并不“普通”。上述英吉利“婴儿面条”4盒促销价为89元,英氏健恩婴幼儿营养面条4盒促销价为51.2元,韩滋骨汤小面片4盒促销价为68.9元,平均每斤售价达25元以上,而普通挂面平均每斤售价仅为5元左右。 “高糖”零食被推荐给婴幼儿 新京报在电商平台搜索“婴幼儿辅食”时发现,饼干、小馒头、雪饼等零食也会混入其中,其产品单位糖含量、钠含量均不低。 本家良田天猫旗舰店所售酸奶小溶豆包装显示产品类型为“固体饮料”,配料中含有白砂糖,每100g产品含有碳水化合物66.7g、钠141mg;天猫懿哆母婴专营店出售的旺旺贝比玛玛蔬菜味米饼,配料中添加了白砂糖及食用盐,每100g产品中碳水化合物含量高达92.8g,钠含量也高达274mg。 中国农业大学食品科学与营养工程学院副教授范志红对新京报记者表示,2岁以内婴幼儿食物中不应该额外添加糖、香精等,否则容易培养其对香甜味道的喜好,进而影响对其他食物的摄取。此外,6个月到1岁的婴幼儿每天钠摄入量只需350毫克,而蔬菜、肉里的天然钠完全可以满足需求,不需要额外添加盐。 然而,本家良田天猫旗舰店客服表示,其酸奶小溶豆适合6个月以上的宝宝,7个月大的宝宝就可以吃。当问及产品是否容易把孩子呛到、对牙齿不好等,店家回应产品是“入口即化的”、“微酸的”。 天猫懿哆母婴专营店则表示,其所售米饼没有具体标明适合食用的年龄段,“建议12个月开始吃,但根据大多数人的经验,6个月开始就可以吃了”。当问及产品是辅食还是零食时,店家称“这个统称为辅食,然后是属于零食”。 “不要过早把零食引入到孩子的膳食中。”中国疾控中心营养与健康所副研究员张宇表示,婴幼儿对食物不会拒绝,食用零食容易损伤其脆弱的消化道。此外一些食品在经过多次加工后营养损失严重,而糖、钠含量高容易增加婴幼儿肾脏、肝脏负担,因此最好吃纯天然食物。 目前国家对婴幼儿辅食的“配方”没有标准,因此建议家长可以带孩子做常规检查,如发现缺乏营养素再购买相关产品。家长自己做辅食的核心标准是营养均衡,果蔬、蛋白质等都要摄入,且食材要经常更换,注意搭配。

市场乱

辅食产品“挂羊头卖狗肉”

按照食药监部门规定,企业生产标称“婴幼儿辅食”的产品必须依法取得相应生产许可。但记者调查发现,普通的挂面和谷粉混在婴幼儿辅食产品中销售,网销不合规现象尤其严重。

在各电商平台,搜索“婴幼儿辅食”便能弹出很多店铺,面条和米糊最常见。记者随机查询了10款所谓的“婴儿面条”,其中八款其实是“换脸”的普通挂面。

有的品牌干脆就是专卖挂面的:一款每盒26元、280g的英吉利婴儿“营养面条”,生产许可证编号是QS311701030004,查询后发现其产品名称仅为“普通挂面、花色挂面”。客服人员解释为“是挂面,婴幼儿也可以食用”,但广告语宣称“专为宝宝设计”。

此外,英氏原味营养面片、英氏紫芯地瓜蝴蝶面等产品经查询,同样显示为“普通挂面、花色挂面”,委托生产方也没有婴幼儿辅食类的生产资质信息。稍加查询,还有的品牌就露出了马脚,显示业务范围为“方便食品”。

普通挂面做成了各种花样,再套上卡通包装,售价就扶摇直上。记者算了笔账:八款冒牌货中,一斤折合下来售价平均在20多元,最贵的一款高达46元,而普通一斤挂面售价在5元左右。

猫儿腻多

标榜“配方”玩概念

部分婴幼儿辅食标榜“有料”,其实营养不如天然食品,甚至并不适合孩子的身体。

查阅国标《婴幼儿谷类辅助食品》(GB10769-2010)发现,国标除对谷类辅食中的能量、蛋白质、脂肪等成分有强制要求,但对一些营养素表述为“可选择”,这给了商家“玩概念”的空间。厂商纷纷效仿“奶粉”模式,辅食卖出了各个“段位”,但仔细查阅成分却大同小异。

各家又同时开打“营养牌”和“口味牌”。北京一家母婴店的店员说,目前门店销量最好的辅食是某品牌的米粉,特别强调不同口味的米粉添加了红枣、葛根、山药等成分。实际添加量却少得可怜:这家在售的多种口味营养米粉中,葛根粉、胡萝卜粉等含量仅有千分之二和三,核桃粉含量更是少到了千分之一,营养成分不如一颗普通核桃仁重量的十分之一。

饼干、小馒头、雪饼等零食也会混入辅食产品中,糖和钠含量均不低。“不要过早把零食加入到孩子的膳食中。”中国疾控中心营养与健康所副研究员张宇表示,食用零食容易损伤其脆弱的消化道,糖、钠含量高容易增加婴幼儿肾脏、肝脏负担,因此最好吃纯天然食物。

无标准

辅食成了监管空白区

记者从食药监部门了解到,食药监执法中查的是其必备营养元素是否达标,菌落等指标参数是否超标,以及是否存在外包装标签问题等,夸大宣传、冒充婴幼儿辅食的现象不在其执法范围。记者从工商部门也未查到关于“普通食品冒充辅食产品”的执法信息。

值得期待的是,行业细则已经有了眉目。今年4月,国家食药监总局公布《婴幼儿辅助食品生产许可审查细则(2016版)(征求意见稿)》。不过此后一直未见此份意见稿“转正”的消息。

中国食品商务研究院研究员朱丹蓬表示,辅食行业目前没有执行准入标准,也没有强制性的法律法规加以约束,是一个监管盲区。辅食行业利润高、门槛低,整个辅食市场还处在良莠不齐的初期阶段,行业亟待洗牌走向正规。

食药监部门公开披露的婴幼儿辅食问题中,进口产品占了多数。据统计,2016年1月至9月,共有18批次进口婴幼儿辅食被检出不合格,标签不合格、维生素及钙含量不达标、菌落总数超标成为主要原因,甚至还有贡、镉超标现象,不乏知名品牌。业内人士看来,未来对跨境商品的市场监管应加强海关、检验检疫、质检、工商等部门的信息共享和联合执法力度,对进口商品从国外到国内流通不同环节的监管责任要落实到各部门主体,做到市场监管全程无断点。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新葡亰www496cn发布于人气菜肴,转载请注明出处:小儿辅食难点连连,婴儿幼儿儿辅助食品无行当